您的位置首页  综合体育  体育明星

著名的体育明星东单体育中心草根的乐园明星的摇篮

  从东单大地到东单体育中心,从黄土地到塑胶场地、人工草皮;来锻炼的人从“小不点”长成比我都高的大小伙子,再带着他们的孩子来锻炼。让每个来者收获健康、快乐,就是东单体育中心的最大意义。 ——孟杰(东单体育中心原副主任)

  东单体育中心位于东长安街与崇文门内大街交会处,多年来,这里一直被京城体育爱好者奉为“圣地”。早年间,这里名字叫作“东单大地”,是城市里的一片大空地,许多体育爱好者自发在这里进行锻炼。

  1957年,考虑到群众的健身需求,北京市体委在此兴建“东单体育场”。1996年改建工程完成之后正式更名为“东单体育中心”,总面积23000平方米,建筑面积47000平方米,是北京市中心规模最大、活动项目最多、功能最齐全的体育活动中心,全年向公众开放。

  这里是群众健身的基地,也是培养体育明星的摇篮,金志扬、史万春、孙洪年、梁振声等人都是从这里走向专业赛场。今天的东单体育中心仍然焕发着活力,为京城群众健身提供着高质量的服务。

  在老北京体育爱好者心中有一片“圣地”——东单大地。“大地”意为“的空地”。早年间,“东单大地”是全北京出名的旧货市场,没有任何体育设施。但即使是战火纷飞的年代,北京育锻炼的热情丝毫不减:两块砖头就能做球门,随便找来的球也踢得兴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东单大地”的足球爱好者自发组织起好几支业余球队,金志扬、史万春、孙洪年、梁振声等人都是从这里走向专业的。

  1957年,考虑到群众对体育运动的需求,北京市体委计划在此兴建“东单体育场”,包括1块不标准的足球场和3块篮球场,每天有专人在黄土地上洒水,避免扬尘。次年,东城区业余体校成立,将东单体育场作为训练基地。非训练时间,这里仍向公众开放,场面十分热闹。

  此后20多年,东单体育场经过两度改建,新建了排球、田径和网球等室外场地,并修建了一栋综合场馆楼,楼内设游泳、篮球、排球、武术、保龄球、网球、乒乓球、台球等8个体育馆。1996年改建工程完成之后,东单体育场正式更名为“东单体育中心”,现有篮球、羽毛球、排球合一的室内综合馆2个,网球馆2个,乒乓球、台球馆1个,标准游泳馆1个,室外足球场1片,室外篮球标准场3片,半场篮球场3片,非标准室外篮球场4片,总面积23000平方米,建筑面积47000平方米,是北京市中心规模最大、活动项目最多、功能最齐全的体育活动中心。

  在孟杰眼中,东单体育中心就像自己第二个家。他从小在东单体育场训练,大学毕业后成为东城区业余体校的教练,后转至东单体育中心管理岗位。“1982年大学毕业回来,今年春节退休。看着东单体育场建成东单体育中心,场地、设施一步步升级改造;看着来锻炼的人每天络绎不绝,有‘小不点’慢慢长到比我都高的大小伙子,再带着他们的孩子来。”服务东单体育中心的37年,孟杰觉得,让每一位来锻炼的人收获健康、安全和快乐,就是工作最大的意义。

  上世纪80年代以前,东单体育场还是煤渣跑道,孟杰作为中长跑运动员,每天都在又硬又不平整的室外场地奔跑,“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摔破皮伤口不及时处理,愈合之后就会变黑。”足球场和篮球场则都是黄土地,为了减轻跑起来尘土飞扬,训练前教练都要带着队员先用水浇地。老一代“国脚”李辉、商瑞华,还有篮坛名宿张卫平,都是浇地“大军”的一员。

  1996年,“东单体育中心时代”开启,孟杰随之走上管理岗位,每天奔忙于各个场地间。东单体育中心365天向公众开放,他也几乎全年无休,退休近半年,仍时常回来指导年轻一辈的工作。有一次游泳馆污水井的潜水泵出现问题,就是孟杰第一时间发现并组织处理,靠着几十年如一日的责任心和安全意识,为整个场馆排除了一次潜在的危机。

  如果说东单体育场是民间体育达人的集散地,著名体育记者孙保生则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代。今天的京城篮球圈,孙保生仍是备受敬重的前辈,不少名宿都要喊他一声“孙大爷”。

  东单体育场建成之初便成为全北京篮球的聚点:空空的黄土地加上十几个篮球架子,这里不分工人、干部、老师、学生,在体校训练结束后,大家押上证件都在同一个场地大显身手。后来人越来越多,大家就约定“打5个球”,输的人下场。

  孙保生从六十年代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在东单打球。他和这里的球友自发组建了属于自己的球队——“东单联队”。“我们在这里训练、磨合战术。然后觉得自己练得差不多了,就到处找比赛打。”“东单联队”的队员们自掏腰包买来统一的篮球衫,自己做好号码再找裁缝缝上,就成了专属定制队服。约到比赛,需要去对方的“主场”,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去当时的通县打比赛,晚上7点开始,我们下午两点就出发,蹬两个小时过去,再休息、吃饭、恢复体力,到了点接着上场打比赛。”现在听来有些疯狂的举动,当年“东单联队”的年轻人却乐此不疲。

  “东单联队”存在了3年多时间,后进入朝阳区体校,也就基本离开了东单的黄土场。第一代东单篮球明星正在老去,但他们把对篮球的感情留在了那里。“现在的东单,跟我们当年一样,还是那片自由的球场。”孙保生感叹。

  黄土地升级成标准室外篮球场地,气垫、减震等科技元素加持的皮面篮球鞋也远非当年的布鞋、胶鞋可比。而东单的篮架下,不变的是一张张年轻、活力的面孔,运球、起跳,将天空当作上限。

  从2012年起,每年5月至7月,每逢周日的晚6时至9时,东单体育中心便成了街头篮球爱好者的“圣地”。这里几乎没有规则的限制,也没有教练的战术指导,一切都是为了将篮球还给自由,免费开放的“东单南场”向每一位心有热爱的人敞开。

  历经7年发展,“日落东单”街头篮球夜赛成为闻名全国甚至走出国门的篮球赛事。活动创立最初,参与者寥寥;从2017年开始,每逢比赛日几乎都要控制进场人数不超过1000人,有时只能在场外观战的球迷多达一二百人。这项东单体育中心的品牌,见证了京城以及全国篮球爱好者对体育的参与热情。

  “没去过‘日落东单’,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打篮球。”北京的篮球男孩中间一直流行过这样一种说法。张梓祎高中时,东单外场就是男孩们口中的高手聚集地。路程远、作业多,都阻止不了他们从中关村挤地铁到东单打一场过过瘾。“日落东单”创立第一年,张梓祎就加入其中,“大学开始打CUBA,教练不让请假,出来打球的机会就少了,也就暑假的时候偶尔参加一次。”

  2017年,张梓祎在华北电力大学完成了个人CUBA的最后一季,他的个人场均得分排名东北赛区第二,效率值第一。今年的CBA选秀训练营首次设立1V1环节,第一座“单挑王”奖杯被张梓祎收入囊中。尽管没能被职业俱乐部选中,但25岁的他没有放弃追寻梦想的机会。

  为了进入职业球队,张梓祎正在进行漫长且更严苛的训练,他也偶尔怀念“日落东单”自由的空气。“没有5对5要求的战术素养,每个人都在场上自由展现技术。‘日落东单’是没有门槛的,只要你敢就能上场,打球的人高兴,观众看得也开心,所有人都是在享受这个过程。”

  在东单打球的孩子坚持认为这里是国内街头篮球的发源地。尽管其准确性无法考证,但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中国街球的领军人物吴悠和他的战队CL在“日落东单”打出了名堂,让东单体育中心成为草根篮球的“圣地”,被冠以“中国的洛克公园”。

  位于纽约的洛克公园是世界著名的篮球场,那里藏龙卧虎,不乏之后进入NBA者;职业球员在那与“草根”过招,都不见得能讨到便宜。正如吴悠们自由生长终成为明星,恰恰源于东单这片群众体育的沃土。

  2017年,洛克公园创始人Greg Marius去世,那片球场逐渐冷清了下来,同样位于纽约的戴克曼球场成为美国街球的新势力。去年,吴悠与闫帅、张梓祎以及现广东男篮内线万圣伟、今年CBA“状元秀”王少杰组成东单精英联队参加了戴克曼联赛中国之夜,毫无悬念地输掉比赛,但向来眼高于顶的戴克曼人将掌声和欢呼送给了这些从东单打出来的小伙子。用张梓祎的话说,“我们证明了中国街球的实力。”

  从东单成为国手的篮坛名宿张卫平如此概况东单体育中心的篮球氛围——悠久的历史和优秀的群众基础。这里的篮球热度有增无减,“日落东单”已经成为全国知名的IP,连国外的篮球爱好者都慕名而来,属于中国的一方篮球“圣地”正在形成,与纽约的戴克曼球场齐名,也许就在不远的将来。

  “有位大爷,已经退休了,接孙子放了学再送这儿来练篮球,等孙子的时候他就去游个泳。”在东单体育中心人眼中,一家人甚至祖孙三代都来锻炼,就是最幸福的一幕。东单体育中心从无到有,再到如今成为北京市最具代表性的全民健身场所,除了氛围和习惯,亲民路线也是重要的原因。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东单体育场还承担东城区业余体校训练任务时,就免费向公众开放,非训练时段,只要押上有效证件就可以入场锻炼。1996年更名为“东单体育中心”,最初的3年,在室外篮球场打一小时只要5角钱,此后慢慢涨到1元、5元、10元每小时,目前的20元不限时则是从2013年开始实行的;同样是20元不限时的室外足球场,23年间只涨过两次价,而1996年,10元/小时的室外足球场尚未铺设人工草皮,外面还有一圈300米跑道。日暮走出写字楼,赶到东单时华灯初上。上班族结束工作后到东单外场踢一场球或打场篮球,交的停车费比场地费都贵。

  2011年,东单体育中心响应号召,开办“快乐周末”全民健身系列活动,每周日免费向市民开放场馆,承接项目在足球、篮球和乒乓球的基础上,后又增加了游泳和羽毛球。在主管部门东城区体育局的政策和中国体彩的资金支持下,东单体育中心自身克服了经营、安全等诸多压力,秉持让群众切实享受到体育改革政策红利的理念,为运动爱好者提供最优质的运动环境。如今的东单体育中心总面积23000平方米,建筑面积47000平方米,是北京市中心规模最大、活动项目最多、功能最齐全的体育活动中心。

  今年3月,东单体育中心室内篮球馆。一男子打球时心脏骤停,正在隔壁场地打羽毛球的6名协和医院医生成功施救,消息一度登上热搜。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赢得这场与“死神”争夺战,东单体育中心配备的AED(自动体外除颤仪)发挥了关键作用。一台平日被搁置在场馆角落的小小仪器,在意外来临时能派上大用场。

  这次有惊无险传遍网络,有的网友感叹男子幸运,有的称赞医务工作者的责任感;有人却注意到,医生都在抓紧时间锻炼,现代人对自身健康确实愈发重视。东单体育中心的工作人员同时也很清楚,部分健身群众对自身健康状况和身体素质并不了解,伤病等意外随时可能发生。所以,AED确保的工作性能、定期对员工进行急救培训与检修篮球架的每一枚螺丝一样重要。让每一名踏进场地的人平安,是东单体育中心人的责任;看到每一名离开场馆的人尽兴,是他们工作最大的成就。经过这次成功保障健身爱好者生命安全的案例,目前北京市各大场馆也开始配置AED设备。

  “飞人”乔丹原计划前往东单体育中心与中国球迷见面,由于闻讯到来的球迷过多,出于安全考虑,活动被取消。

  NBA球星史蒂夫·纳什中国行期间“突袭”东单体育中心,戴着防风镜和头巾现身室外篮球场与球迷互动。

  “日落东单”街头篮球夜赛创立。每年5月至7月,每逢周日的晚6时至9时,东单体育中心室外篮球场南场免费开放。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